你所在的位置:首頁 > 主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動態 >

成熟的金融企業,應該學會不再依賴流量奶嘴了


發布時間:2019-08-08 點擊量:

做銀行難,做跨界銀行更難,做成功的跨界銀行難上加難。
出于不同監管和市場環境的差異,各國銀行機構圈的新面孔往往面臨不同的難度模式:在美國,由于聯邦法律嚴格控制非金融機構開展銀行業務的權限,像早年的沃爾瑪、近幾年的谷歌、Facebook往往在起跑線上就只能駐足不前;而英國、歐盟,以及近幾年的中國及其他亞太地區盡管一定程度上放開了非金融機構經營銀行的自由度,但跨界銀行自身的生存和發展本身也不是一件簡單和容易的事。
 
8月5日,有傳言稱滴滴計劃拿下一塊銀行牌照,并在天津發起設立民營銀行——東岸銀行。隨后滴滴官方澄清表示“消息并不準確”,對于發起設立民營銀行一事“尚無明確推進計劃”。2019年,輿論和公眾已經不再驚訝于“它也能辦銀行?”這一類疑問,取而代之的是“它也要辦銀行?”的好奇構成了這類新聞的主要流量來源。自2015年首批獲得牌照的民營銀行開業經營以來,“流量整合供需,供需創造價值”的互聯網血統跨界銀行典型經營模式已經深入人心,同樣也有越來越多的互聯網非金融企業攜流量在銀行業的門口躍躍欲試,如滴滴已經手握保險、第三方支付、小額貸款等多張金融牌照,即便其于今年二月開始大刀闊斧地對非主業進行了“關停并轉”的處理,但很多人仍然相信,滴滴不會放棄在銀行業的版圖中占據一席之地。
 
據滴滴最新的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滴滴訂單總量達到74.3億,平臺乘客規模超過5.5億,日均訂單量接近三千萬。不過人們對某一類垂直市場領頭羊跨界從事銀行業務經營的期待和看好,不僅出于對其自帶流量和市場份額本身的自信,更多是引發了有關先發優勢、贏家通吃的聯想。對標其他領域類似生態位上的企業可以發現,國內大多數互聯網新巨頭都已經或有明確計劃入局銀行市場,如蘇寧、美團(點評)、小米分別在江蘇蘇寧銀行、吉林億聯銀行、四川新網銀行中間接或直接持有30%、28.5%和29.5%的股權,其中蘇寧集團更是江蘇蘇寧銀行的主要發起者。并且可以這么說,在“流量+金融”模式業務上,滴滴不算一個晚到的探索者,它身后更多的非金融企業還正在積蓄力量翹首期盼。
 
和此前費盡心思取得一張支付牌照然后就可以躺著數錢的跨界第三方支付企業(當然,備付金存管要求已經終結了這種幾近畸形的經營方式)不同的是,跨界銀行玩家取得銀行牌照只是獲得了一塊敲門磚,怎樣真正玩轉“流量-供需-價值”的經營之道,才是這些跨界銀行面臨的最為迫切的問題。盡管國內互聯網民營銀行普遍資歷尚淺,經營模式等還有待時間與市場的考驗,不過國外一些形態上更接近“商業活化石”的非金融企業在跨界經營銀行業務上的經驗同樣值得眾多后來者參考。
 
在近十年全球范圍內金融科技興起之前,零售商超行業一直是最熱衷于涉足銀行業務的跨界急先鋒。英國零售業三巨頭Mark & Spencer(瑪莎百貨)、Tesco、Sainsbury很早便敏銳地捕捉到了零售商超業務與零售金融業務的天然紐帶,通過參股等形式與傳統金融機構合作設立商業銀行。Mark & Spencer早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便設立瑪莎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并于二十世紀最后一年同時擁有了個人信用貸款與個人儲蓄存款兩條業務線,然后在2004年與匯豐控股成立合資銀行共同開展業務;Sainsbury在1997年與皇家蘇格蘭銀行各出資50%成立了英國首家超市銀行——Sainsbury Bank;Tesco于2008年收購之前合作伙伴蘇格蘭皇家銀行持有的合辦金融機構中的50%股權,全資擁有了Tesco Bank。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底Tesco Bank擁有550萬零售銀行和保險客戶,存款規模為93億英鎊,貸款規模115億英鎊,其中住房按揭貸款超過30億英鎊,稅前利潤超過2億英鎊,凈息差3.9%,不良率1.3%。同期Sainsbury Bank擁有190萬活躍用戶,2018年凈利潤6900萬英鎊,于當年獲得住房按揭貸款業務資格并發放2.75億英鎊按揭貸款。
 
而日本的便利店行業三巨頭7-ELEVEn、Family Mart(全家)和Lawson(羅森)則于去年實現了銀行業的跨界會師,其中7-ELEVEn早在2001年便取得了銀行牌照并成立柒銀行(SEVEN BANK),主要業務包括零售存取款和跨境匯款,以及證券外匯交易、網購尾款支付、生活繳費支付等機構間結算服務。查詢該銀行官網得知,截至目前柒銀行已在日本各地的7-11便利店、伊藤洋華堂商場、部分機場火車站和寫字樓中布設了23346臺ATM機。據該行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4月到6月之間柒銀行實現凈利潤11.11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7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速已達到10.1%,報告期末(2019年6月30日)存款規模為8122.06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92.25億元)。單看利潤規模與增速同中國部分城商行、農商行相仿,但其息差收入規模僅為88.6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億元),僅占總營收規模(6月底為3689.5億日元)的2.4%,其綜合營收能力可見一斑。
 
顯而易見,這些商超血統的銀行具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母公司客戶規模龐大,并且緊貼原有經營場景開展支付、ATM、消費貸款等業務,正如之后國內淘寶、京東等電商巨頭基于支付渠道向各類銀行業務條線滲透。
 
而與這些線下零售老牌霸主與線上零售巨頭相比,滴滴這一類互聯網公司盡管流量可能不落下風,但與其主營業務直接相關的現金流規模還是略遜一籌,因此不能直接借用主營場景迅速鋪開金融業務,這個差異直接體現在滴滴最初涉足金融時確實更為注重車險與車企供應鏈金融這一類業務上。但近期也有消息人士透露,滴滴于2018年4月推出的面向個人用戶的現金貸產品“滴水貸”累計已撮合放款超百億,結合小米金融2018年累計放貸規模或超500億元的傳言,或許證明了一個量變引起質變的樸素事實:如果流量達到了足夠規模,光是向資金端引流就能產生可觀的中間收益。
 
但也有業內人士為這一類“大力出奇跡”一樣的流量狂歡潑冷水,比如從目前公布的各家民營銀行財報來看,主攻個人消費信貸的銀行要比聚焦B端小微企業貸的銀行營收更多,利潤也更多,從這個角度來看,大流量互聯網平臺跨界進軍銀行業的確有機會借助這個風口迅速發展。但如果只注重發展消費信貸,各類跨界銀行的“銀行”屬性某種程度則被過度浪費,與消費金融公司無異,“與傳統銀行差異化經營”的初衷也被改變。的確,如果一味地靠流量基數導流帶來生意,又和直接張貼在共享單車車身上的貸款小廣告有什么區別?并且也有行業人士為“流量-金融”商業模式下的過度粗放式經營敲響了警鐘,新網銀行COO劉波在2019年數字普惠金融國際高峰論壇上表示:“當前流量越來越貴,而能做預售性產品的只有騰訊和螞蟻,因為他們掌握全流程的數據。”因此可以說跨界銀行真正成熟的標志就是不再盲目追求流量,而是真正運用數據助力技術落地。
 
銀行牌照比網絡小貸牌照更難取得,含金量更高,背書能力更強,任何一個希望拿下銀行牌照實現跨界經營的非金融機構一定也都想以此拓寬盈利渠道,實現多元化經營。進一步講,成功的跨界銀行總是類似的,而這種類似最準確的表達是:它們都做到了成功地用流量整合供需,再用供需創造價值。


文章來源:中國電子銀行網



单机捕鱼假日下载
极速十一选五手机助手 平投和倍投交替如何赚钱 888金花棋牌官网 6码复式三中三资料 AG天空守护者老虎机 排球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一定牛 11选5稳赚倍投计划 456棋牌app 曾夫人论坛稳赚包六肖